“居家隔离”期的思“串”记

单位:蒲白矿业作者:管理员发布时间:2020-02-07 点击数:26

“居家隔离”的日子总是过得太慢!但是对于在家里的厨娘来说时间太快,总是来不及想下一顿该吃什么,我也不例外。一个下午,女儿都在念叨着“火锅、火锅、串串、串串……”可在这个“特殊时期”,好好待在家里才是正事,但不妨碍我的思绪飘向一起撸串的日子,真的,毕竟我着实也想串串了。

这不想着想着,心里对吃串的记忆就起来了,吃串串的最佳季节应该是冬天吧!天气渐冷的时候,哈出一口气都隐隐地可以看见那缕白色的雾气,双手也已经习惯于呆在口袋里,而胃只是停留在肚子里,一刻不停地“咕噜噜,咕噜噜”。冬天嘛,饿的自然快些,要不身体哪来的“脂肪”抵御寒冷?

还是早晨时间呢,朋友就会打来电话约晚饭了,说起吃饭的地方,其实可选的地方有很多,比如烧烤、比如川府渔庄、再比如四川火锅,但是大家竟然一致通过去大庆路最东头的“火车头”。

沿着大庆路自西向东顺坡直走,这家店在铁下院的对面、老车站的旁边,也就难怪为什么要叫“火车头”这样一个名称了。

吃“串串”,进门之后的头等大事就是挑座位了,讲究的人都喜欢坐雅间,一般像我们这样的大多会选择大厅一个空气流通好、便于散味的桌子,遇到豪爽的人就是喜欢哪儿就一屁股坐哪儿。“串串”不就是讲究吃得热闹么!

待你坐定,就该选锅底了,这会儿也一样,讲究的人都会点三鲜锅,因为这锅不仅养胃,而且能保持菜的本味儿,捞出蘸料之后的后味儿比较醇厚,关于这一点是我大哥教会我的。一般人的话会在征集满桌人的意见后点个鸳鸯锅,一半麻辣一半三鲜,而这样的锅底还是最受欢迎的。遇到比较豪爽的主儿,或者是自家人的时候,那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来一锅麻辣的。

下来就该自己调蘸碟、取菜了,这个步骤在我看来必须自己亲自来,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口味选择自己的蘸料里需要加的佐料,强调一下芝麻酱是必须要加的,没有芝麻酱的蘸碟是没有灵魂的!每个人也根据自己的喜好去选取自己喜欢的串菜,待到锅上桌、老板点上火,菜上架、碟准备妥当,还不忘给老板说句,“老板来扎啤酒!”

饥肠辘辘地一手拿起串好的菜,一手拿着筷子,顺着锅边将那菜轻轻地撸到锅里,再耐心等待那么几十秒至几分钟的时间,这个时间视我们放进去的菜品而定,之后就开吃!

等等,一般在正儿八经动筷子吃之前,我们都会先干一杯,有时还会说一些高大上的话语,更多时候是举起杯子激烈地碰一下,然后喝干第一杯!

好不容易等到锅开,拿起漏勺、汤勺给每个人的蘸碟里加上滚开的汤,这时的蘸碟才算完美。从锅里夹出的菜,经过与蘸碟里各种佐料的充分搅拌与融合,完全足以征服每个人的味蕾。

在吃的间隙还不忙问老板再要上半斤烤牛肉、两个原味的烤馕。肉、酒、菜齐了!

那时的菜比起最近在家的日子是丰富多了,有茼蒿、土豆片、菠菜、娃娃菜、鹌鹑蛋、冻豆腐、面筋、玉米、宽粉……反正这时我的感觉就是,“我的这个锅里涮得下整个世界!”

出了罕井地界往南,20公里处的县城里面“串串”店更是数不胜数,只是一条青年路上“串串一条街”就不知有多少家这样的店,各有各的味道,各有各的特色。两年之前的那锅剁椒酸辣火锅,至今回想起来都让人回味。

相比而言,在这里夏天才是吃“串串”的季节。每到晚上,街道两边就早早地停满了车,整条路也从白日里的沉稳走进了麻麻辣辣的味道当中。最地道的蒲城“串串”应该追溯到十几年前文庙北面那条街上的“涎水锅锅”,最简单的简易帐篷里面依次地摆着十来个煤球炉子,两三个人往炉前一坐,用不锈钢盆子盛着锅底的锅子往炉子上一放,烫着菜、喝着一块钱一瓶的冰峰,也挺美!

唉!还是咽咽口水不说了,等这段时间疫情结束了,咱约个“串”去吧!